澳门金沙国际娱乐场

军婚袭人;少校大人你轻点 第九章,参加宋笙的婚礼

  在惊讶之余的我默默抬起头看着他,眼中全是怀疑:

  他不是胃病复发,疼痛难耐吗?

  他不是厉声怒斥,让我滚出去的吗?

  但他,为什么又不动声色的赶来呢?

  “啧啧啧,瞧见没有你的乖女儿,带着gao大自己肚子的NanRen回来了,一副耀武扬威的贱人胚子样,真不知道给谁看?”音调ting高的女人尖锐的声音刺过我的耳垂,火辣辣的烧疼。

  我轻蔑地回敬继母一个笑容,踏着轻盈的步伐过去挽住了冷煜城的手臂,他紧绷绷的肌ròu中带有些许凉意,我的心也跟着有些凉。

  我不知道自己哪来的勇气,促使自己做。

  依旧酩酊大醉的父亲提着价格不菲的“二锅头”跌跌撞撞的蛇行般蜿蜒走来,眼底燃烧着熊熊大火,似乎要烧干整个婚礼现场。

  “下贱!”

  接着就shen.出熊掌般厚重的大手准备扇我一巴掌。

  我怯懦地低下头,是的,我很害怕,低头已经成了我生命中的惯性。

  我不会反抗,只会一味的顺从。

  就在我闭上眼再一次接受他的暴击时,一双青筋暴起的黝黑手臂挡住了他的手,借势狠狠地摔了下去,“我的女人,谁也别动!”

  醉酒的沐龙被冷煜城强大的气场有些压迫住了,但是依旧zui硬:“你,小子有种!看我不收拾……”

  阿姨向梅一屁.股瘫坐在地上,像碰瓷!的那些人一样,扯着嗓子像个泼妇一样,叫嚷着:“女大不中留喽,先是未婚先孕,然后又带个NanRen回家,现在又来打骂自己的父母,……呜呜呜…”说完还装腔作势地摸了摸,自己根本就没有落下来的泪珠。

  杀猪般的声音,引来了不少的看客,吃瓜qun众津津有味的看着这场闹剧,还有一些人有头无脑的就,指指点点我们的行为。

  “这不是冷氏集团的掌门人冷煜城吗?您老怎么有兴趣大驾光临啊?”王叔低三下四的鞠了几躬。

  阿姨停止了哭泣声,静静地期待着剧情的演变。

  说话的这位是王叔,多年行走在商界,为的就是给自己的家电公司拉揽一点儿生意。

  “王宁,会不会是你gao错了?人家那尊大佛怎么可能踏入我们这尊小庙呢?”熙熙攘攘的人qun中,也不免有些泼冷水的。

  王叔掏出手机,解开手机屏幕,上下滑dong了一番,继续开口道:“不信你看,百度上都能搜出来的,我这就搜给你看看”

  人高马大的冷煜城在人qun中显得有些鹤立鸡qun,他一把夺过手机说:“不用查了,就是我冷煜城。”

  “啊”……

  人qun中的人们zui张得夸张到可以吞下一个鸡蛋,当然,这其中也包括我。

  冷氏集团?少当家?冷煜城?

  我的脑子像是有千万只蚁虫在吞噬那般疼痛难耐,乱糟糟的。

  放在我腰际的手又锁紧了一圈,贴在他身上的感觉暧.昧不清。

  “这是冷夫人吧!”王叔指着我,询问到冷煜城,刻意的套近乎,一副点头哈腰的样子让人呕吐不止。

  他深情款款地盯着我看了好一会儿,面带笑容的点了点头。

  一阵阵唏嘘声回荡在一草一木之间。

  穿着莲花碎瓣儿的白色长纱裙的沐靖柔拖着铺在地上的新娘qun裢,高声喊着:“今天究竟谁是婚礼的主角?你们是不是gao错了!”一个傲气的转身回到了婚礼的礼堂。

  围得水泄不通的人们在保安的驱赶声中回到了礼堂。

  宋笙在人qun中无奈的看了我一眼,有些怨气的回到了礼堂。

  我挽着冷煜城的臂膀,他挽着我纤细的杨柳细腰,一颦一笑中缓缓地进入殿堂。

  不知为什么,有他陪在我身边,我总是感到安全感十足,哪怕天塌下来,有他在身边就足矣。

  不知在谁的安排下,我们坐在了,颇有些档次的位置上。

  顺着座位坐下,婚礼进行曲有头无绪的演奏着。

  我看着神父cha在他们两个之间,问道宋笙:“沐靖柔小姐是您的初恋吗?“

  他不假思索地吐出铮铮有力的一个字:“是。”

  沐靖柔的脸上划过一丝美丽的弧度,看得出来,她对这个答案很是满意。

  是啊,沐靖柔是你的初恋,那我呢?是一枚棋子,你随便一玩,可以舍弃的粒子?

  我的zui角有些抽搐到,留了三年的指甲穿过细皮嫩ròu的每个缝隙,淋出血迹喷溅而出,弄脏了我廉价的晚礼服。

  冷煜城拨过我的头,命令道:“看着我!”,他有点生气。

  我睁大了玛瑙黑色般的眼睛,盯着他棱角分明的双颊,泪水如汪汪溪水潺潺地禁锢住一般浸在眼眶。

  这样的四目相对,让我很是心动。

  我可能爱上你了,冷煜城。
  飞鹿言情网 www.feilu.cc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,最新、最快、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鹿小说网!

暑期看书乐翻天,充100赠500VIP点! 立即抢充(活动时间:2018年7月15日到年8月31日)
上一章  回目录  阅读下一章
(按左右键翻页)
暂无读者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