澳门金沙国际娱乐场

流离的一生 第二十六章:伽皴

  金琳在后宫的日子可谓是战战兢兢,固然有皇帝的宠爱,但是她背后还有一个时刻想要她丈夫性命的家族。

  金家已经不止一次找她,勒令她动手,她一拖再拖,始终下不了手,后来干脆隔绝金家联系她的方法。

  金家后来没再找她,但是她内心还是不安。金家不可能就此放弃的,她能做的就是守住皇上,不要让他受到伤害。

  现在她是小皇子的母后,她努力的培养小皇子,这几年也和皇帝培养出一些感情。

  皇帝对她简直是万般宠爱,这也导致她无法下手,还有一个原因,伽皴十分崇拜这个父皇,如果自己杀了这个父皇,那么伽皴会恨死自己。

  金琳很为难,不知道给如何抉择。

  “母后”远远地伽皴就兴高采烈的跑进来了。

  如今的伽皴俨然是以翩翩贵公子的模样,早就与当年小霸王的模样差距甚大,但是行为举止还是像小孩一样,依然是皇帝心中最喜欢的皇子。

  她与伽皴的感情日渐xi吮,伽皴对她是百分之百的信任。

  “母后,今日在堂上父皇打算让我代替他去一趟云深书院,说是今日一批学子要离开书院了,趁此机会看看有没有有志之才可以培养。”

  伽皴习惯了每次都将朝堂上所闻所见在请安时和金琳说。

  本着后宫不干政的做法,金琳很少发表意见或者建议,只是默默的听着而已,即使如此,伽皴也是很开心,自从有了金琳之后,他开始感受到母爱的温暖。

  不过今日说道的云深书院,“这云深书院可是你今年前去的那个城外的书院?”

  伽皴顿时脸上泛起可疑的红晕,少年突然扭扭捏捏起来“是的母后,就是那个书院。”

  金琳笑了起来,抖动着肩膀,头上的金步摇都晃动起来,煞是好看“那你不是可以见到那个夜家嫡长女了?”这个夜家嫡长女这几年时时被伽皴念在zui边。

  金琳虽然没有见过这个嫡长女长什么样,但是这个名字已经记住了,和‘琉璃’同名的姑娘,想必也是个心思灵巧的姑娘。

  伽皴用力的点点头“这个还不是很清楚,听说琉璃已经接下夜家的产业,不知道有没有空陪我。”说着情绪不知道为什么低落下来。

  金琳轻轻地抚摸伽皴的头,伽皴虽然模样是少年一般,但是心思却很单纯,在这深宫中俨然不是一件好事。

  “伽皴,你可想娶这夜家大小姐?”金琳问出心中的隐患。

  伽皴眼神游离,小声的说道“想,但是不可以。”深吸一口气“琉璃是尧的未婚妻,尧乃我的好友,我岂能觊觎琉璃。”

  金琳满意的点点头“你能这么想就好。”很是欣慰,夏侯尧是老王爷的儿子,地位也是非同一般,这两人又是多年的好友,倘若为了一个女子上了感情可就不妙了。

  “母后你多想了,伽皴明白孰轻孰重,且此次尧也是要一同前往的,是夏侯王爷的请求,父皇也应允了,说是为了先和琉璃培养感情。”眼神掩不住的失落,伽皴很伤心。

  金琳点点头“知道了,那你回头让嬷嬷多准备些东西,出门在外不方便,还是自己把用惯了的东西带上的好。”

  “知道了,那我先回宫了,尧怕是已经在等我了。”

  金琳看着少年活蹦乱跳的出门了,心里忧心忡忡,这么开朗的少年到底还能这般阳光多久。

  伽皴除了东宫就直接跑回自己的宫里,夏侯尧早就在宫里等他。

  “小皇子”夏侯尧先是行了一礼。

  伽皴示意宫人们现行退下,待宫人退下后,他赶忙上前“哎,你不用每次都把礼行的这么足,腰不酸吗?”

  夏侯尧失笑道“不酸,我爹说要的。”

  伽皴摇摇头“不别听你爹的,不说不用就不用,你和我从小一起长大,不必这么多礼。”

  夏侯尧没有再说什么了。

  伽皴拿起花生一边吃着一边说“今日朝堂上的事情你听说了么?”

  夏侯尧不是皇子也没有爵位,所以不能上朝听政,不过今日之事早就听说了。“父皇回去就说了。”

  伽皴继续剥花生“我们准备准备尽快出发吧,春试就要开始了。”

  夏侯尧赞同“好,那你决定日子吧,我没什么要带的,随时就可以。”他是最没有存在感的世子,出门也没哟什么安全问题,不比小皇子的身份。

  伽皴皱起眉头“真羡慕你”

  夏侯尧不动神色的掐着花生,这个没有存在感的局面可是他努力很久的结果,伽皴是不会理解的。

  “我这次不想带太多侍卫,我们就各代一个随从就好了,你说如何?”伽皴亮着眼睛问道。

  夏侯尧不是很认同这个决定“这,恐怕不可以,皇上不会让你这么做的。”

  伽皴哼一声“你错了,父皇这次让我自己安排,为了考验我,我也希望能把父皇交代的事情处理妥当。”

  这下夏侯尧没有异议了。

  伽皴突然又想到“尧,你现在是怎么想你的未婚妻的?”

  夏侯尧安静一会,才缓缓回答“我也不知道”既然是指腹为婚那就娶吧。

  自己已经规划未来人生的道路了,娶不娶其实没有太大的区别,只要这女人能安安静静的做世子妃就好了。

  但是他知道伽皴似乎对自己的世子妃很有好感,可是这是还真不是他们两人可以决定的,伽皴的未来皇子妃更是要非凡的身份,不可能是他想要什么样的就什么样的。

  伽皴又说“你对她好一点吧。”他也隐隐能感觉到尧是个冷漠的人,内里的气质和琉璃很相似,但是他总是隐藏自己,而已他也不想揭穿。

  夏侯尧没有答应伽皴什么,只是问“我们什么时候出发?”

  伽皴见夏侯尧回避不答,他只能在心里叹气“后天”

  天一亮,伽皴就带着皇帝留给他的暗卫乔装出宫门,夏侯尧亦是带着一个卫士,在宫门之外等待着他一起出发。

  两人一见,相视一笑,默契的策马奔腾起来,共赴云深书院。
  飞鹿言情网 www.feilu.cc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,最新、最快、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鹿小说网!

暑期看书乐翻天,充100赠500VIP点! 立即抢充(活动时间:2018年7月15日到年8月31日)
上一章  回目录  阅读下一章
(按左右键翻页)
暂无读者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