澳门金沙国际娱乐场

九尾狐的九世虐恋 第54话:阿丑藏着的秘密(上)

  秋如心一夜未眠。惹恼穷奇,非她所愿。事到如今,尽力补救才是最重要的。曹敏也一夜未眠,脑子里想着一个疯狂的计划。

  “秋姑娘,借一步说话。”曹敏把秋如心叫到客厅“与其等穷奇出来作恶,不如先下手为强,将其铲除。”

  秋如心倒吸一口冷气,吓得半晌说不出话来。

  穷奇是上古神兽,更是魔族圣兽,若是当孽畜杀了,魔族还不得跟人类闹个天翻地覆?她敢动穷奇,并不代表她有本事杀那凶兽,纯粹自保。

  “曹大人,穷奇只能收服,不能诛杀。”秋如心说。

  曹敏不理解了,有点激动的指着外面:“你今天看到了,这畜生会食人灵体,将人变成行尸走ròu,凶残至极。你竟然告诉我,不能杀?”

  姜远道也不理解:“是啊。这邪祟隔段时间就出来作妖,扰的老百姓不得安生,为何杀不得?杀了它,不就安全了吗?”

  阿丑听了姜远道的一席话,气就不打一处来,穷奇如果能杀早就有人杀了,还等如今?穷奇的灵角是治伤的灵药,内丹可以提升修为,吃了血ròu即可知晓来世今生。

  “穷奇杀不得。”阿丑大声说。

  “为什么?”姜远道反问。

  阿丑看了秋如心一眼,没说话。曹敏把阿丑的视线尽收眼底,打开手中折扇,眉头紧凑。

  “二位姑娘,似乎有事隐瞒啊。如今,牧野城百姓的命朝不保夕,二位若再不以实相告,就别怪我一意孤行了。”曹敏威胁。

  阿丑没办法平静,毕竟穷奇是冲着姜远道来的,姜远道不死,它又怎么会善罢甘休?

  “穷奇是凶兽,这种只在书上有,人间无处寻的孽畜,您要怎么诛杀?”

  姜远道积极的回答:“我知道!它喜欢吃灵,乱葬岗上的凶灵很多,我可以用符咒把恶灵引到陷阱,穷奇再凶猛,还是一只畜生,吃是天性。只要进了陷阱,就让它出不来。”

  曹敏非常赞同:“妙极。”

  阿丑听了气的火冒三丈,就差操刀砍人了,指着姜远道半晌说不出话来。

  “你敢。”

  “有何不敢?”姜远道反问。

  阿丑说着就拿起茶杯朝着姜远道砸了过去,被秋如心拦了下来。

  “听我一言,可好?”秋如心问。

  曹敏对秋如心的本事是很放心的,安静下来,示意秋如心说自己的意见。姜远道躲着阿丑,站在一旁,时刻防备某人偷袭。阿丑懒得跟他计较,坐在蒲团上,不再说话。

  “曹大人。我给您说句实话,人类的陷阱,是杀不死穷奇的。”秋如心先说结果,打消曹敏和姜远道继续作死的计划。

  曹敏和姜远道其实也没十足的把握,听到秋如心这么说,便不再执着。

  “穷奇出山,是为了摧毁正义。正义不死,穷奇不灭。简单的说,只有邪不压正,没有肃清邪恶的道理。”

  姜远道和曹敏都是难得的聪明人,知道天底下没有纯粹的光明,也没有永久的黑暗。既然穷奇赖在此地不走,一定是因为某个原因。

  “穷奇来此地滋事,肯定不是随意而为。”姜远道的反应也很快。

  秋如心点点头:“问题就在这里。穷奇要追杀的人还活着,又怎会离开呢?”

  曹敏皱起眉头:“该死。这凶兽跟人有什么深仇大恨?”

  阿丑可以回答这个问题:“这个人,害死了它的主人。”

  姜远道恍然大悟,似乎明白了什么,遗憾的摇摇头:“原来如此......这么说来,这孽畜还是个忠仆啊。哎?是不是找到它的主人,它就能乖乖回家了?”

  “是。”秋如心回答。

  曹敏瞥了一眼姜远道:“它主人死了,到哪儿找去?倒不如,把它的仇家找出来。”

  阿丑听了这话,脸色立刻变了,只觉得一股寒意从心底冒出,冻住了血液,连发丝儿都能竖起来。曹敏这话什么意思?交出穷奇的仇家?那不是交出姜远道?一千年来,人类都是以牺牲姜远道平息穷奇的怒意,求得一世安宁。

  “找到如何?”阿丑质问。

  曹敏皱眉沉思许久:“以此人做饵,收了那孽畜。”

  阿丑继续质问:“收服不了如何?”

  “这......”

  阿丑情绪激动起来:“收服不了,就是牺牲他一人,却可以保护一方百姓此生不受穷奇之害。是吗?”

  曹敏无言以对,他翩翩君子,自然不会跟阿丑争辩什么。再说,这本来就是他的意思。

  “人心险恶,说的一点儿都没错。”阿丑讽刺的笑道。

  秋如心安安衡量,如果阿丑守护的人是姜远道,那么这个结界就是为了保护他而设立的。阿丑宁愿牺牲牧野城的所有人,也要保护姜远道,这就是逆天而行,到时候她要受到的惩罚比姜远道如今受到的还要苛刻。

  曹敏听阿丑讽刺,心中不悦:“阿丑姑娘,您这样说就不对了。我是父母官,牧野城方圆百里的百姓我都得负责。百姓死了,我如何跟圣上交代?天下如今并不太平,引起骚乱,造成恐慌,下官就是死一百次也不足以抵罪。若是能死我一人,让那穷奇回去,死我一人又如何?”

  阿丑冷笑一声:“好啊。既然曹大人这么说了,那就牺牲你血祭那穷奇,换牧野城叁万生灵的生路。如何?”

  姜远道反对:“冤有头,债有主。曹大人跟那凶兽并无冤仇,那凶兽也未必吃了曹大人就会善罢甘休,岂不是白白牺牲一条人命?阿丑,我觉得你似乎知道穷奇的仇家是谁,既然如此不如说出来,我们一起想想办法嘛。”

  秋如心来此的目的就是为了找寻姜公的转生。阿丑说这番话,说明她非常清楚谁是姜公转生是谁。只要找到姜公,她想要知道的真相就有了线索。唯独麻烦的,是这穷奇凶兽,它是魔族圣兽,为啥追着姜公不放?看来,当年姜公拍出在封神榜之外,还有别的原因。

  夜,越来越冷,空气里的氛围似乎可以凝结成冰。所有人都在等一个答案,这个答案关乎牧野叁万生灵的性命。

  阿丑非常纠结,这个秘密她每次都守不住。一次又一次眼睁睁看着心爱的人被穷奇摧毁,一年复一年收集他的残魂,帮助他轮回转生,然后又一次看着悲剧发生。

  “我不会说的。”阿丑拒绝。

  “为何?”秋如心问。

  阿丑眼泪垂落眼角:“秋姑娘,你知道,心爱之人死在自己面前是什么滋味儿吗?”

  秋如心不敢想。那种痛苦,即使过了一千年也能痛出一身冷汗。秋如心忘不了纣王坠落城墙的画面,即使是梦,也能感觉到心脏被撕裂的痛。秋如心看向内室,人一旦走了,就算再怎么努力,找回来的,也不是当初那个人了。

  姜远道很显然不想继续听下去了,掀开帘子离开。曹敏也没有留下的理由,找借口回去睡了。秋如心说不出安慰阿丑的话,这种时候,她最需要的是清净。秋如心走近内室,长琴在照顾重伤的慕容苏陌,血染过绷带透出艳丽的颜色,苍白如纸的人昏昏沉沉的睡着,看起来脆弱不堪,又美丽非常。

  “师父。”长琴起身给秋如心行礼“掌门的伤口,已经没大碍了。”

  秋如心突然不知道该怎么办了,点点头,放下了帘子。
  飞鹿言情网 www.feilu.cc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,最新、最快、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鹿小说网!

暑期看书乐翻天,充100赠500VIP点! 立即抢充(活动时间:2018年7月15日到年8月31日)
上一章  回目录  阅读下一章
(按左右键翻页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