澳门金沙国际娱乐场

白衣锦侯 第三十六章:拳意通明

  “是”众人纷纷退下。

  地宗令主皱着眉头,以薛白衣的实力来看,确实是无法伤到石破,难道真的是暗罗门动的手脚。

  不对,暗罗门要是来人,那些守门的老家伙不可能坐视不理。

  “终日打雁,被雁啄了眼。”地宗令主到没有不满的情绪,一个死去的堂主,一个冉冉升起的天才,聪明人都知道该怎么选。

  “吩咐下去,让薛白衣去鬼风洞呆三个月。若她有不满,可以来找我!”

  虽然不打算杀了薛白衣,但也要让小姑娘知道地宗令主的威严不容置疑!

  “是”属下接到命令就去了!

  “什么?!令主怎么会下这样的命令,我去找他!”剑无情面冷心热,鬼风洞那地方就是修为正常的时候,都不一定能呆下去,更何况现在白衣经脉受伤。

  鬼风洞,常年刮着地煞yin风,只能用修为抵抗,若然被伤到,痛心彻骨。这是惩罚不听话的弟子的地方,神武门弟子友爱团结,这地方功不可没!

  因为去过的弟子,提起这地都有心里yin影!

  薛白衣心里叹了一口气,想着传话说的“若有不满,可以找他!”就知道令主已经识破她的谎言。

  要不是没有证据,恐怕不单单是鬼风洞了。

  “白衣领命!”薛白衣回答道。

  剑无情急怒的看了薛白衣一眼,“师傅没有答应,哪有你说话的道理!”

  薛白衣感激他的维护之情,笑了笑安抚道:“近日白衣觉得剑法已入瓶颈,早闻鬼风洞大名,去闯荡一番也好,说不定白衣修为再次突破呢!”

  剑无情深深看了她一眼,“罢了,我也不管了。这是玉神丹,你拿去好好恢复一下伤势吧!”

  薛白衣眼眶shi润,剑无情多次爱护之情让她无以为报,虽说有师徒之谊,可她并没有成为对方的亲传弟子。

  想了想,她跪在地上,手中捧着一杯茶。“白衣自小父母双亡,走到今天都是靠自己自强自立。师傅多次回护白衣,让白衣心内视师傅如亲父,师傅如果不嫌弃白衣愚笨,请收白衣为入门弟子吧!”

  剑无情坐在椅子上,心内也受用不已。他接过那杯茶,把白衣扶起来。

  “好孩子,起来吧!从今天开始,你就是我门下第十一个弟子!”

  “恭喜师傅,恭喜师妹!”其他人也高兴不已,多了一个娇娇嫩嫩的师妹,感觉天都亮了几分,怎么办?

  薛白衣跟着他们来到鬼风洞,距离大门五米远,就听见里面鬼哭狼嚎!

  鬼风洞里面蜿蜒曲折,回声不断,因此鬼魅之名才传出来。

  “这里就是鬼风洞了,每日午时我们会送饭到窗口,从这里递进去,大门是不会开的,三月一到,这里才能打开,师妹记住了吗?!”说话的人正是地宗令主的属下弟子,他客气的给薛白衣解释道。

  薛白衣点点头,一步一步的走进去。

  地宗令堂,令主惬意的喝着茶,神情舒缓。

  “回禀令主,薛白衣已经去了鬼风洞受罚!”

  地宗令主摆摆手,示意对方下去,“剑无情那呆瓜居然没找我闹?倒是硬气!”他无趣的撇撇zui,神情到比平时慈爱了许多。

  “这小姑娘适合当轩辕的小媳妇!”他突然想到,这几天怎么没看到这小子,不是让他跟石破抓人那?

  他招来人,“轩辕呢?”

  “回禀令主,轩辕少爷不在神武门中,似乎去了无垠之海!”

  “无垠之海,这小子心倒是ting大的!”地宗令主皱着眉头,“看来得赶紧给找个媳妇,这么天南海北的浪,什么时候是个头?!”

  远在万里之遥的轩辕硬生生的打了一个喷嚏,到底谁在算计我?

  鬼风洞里四米远就有一个夜明珠照明,里面yin风不断,薛白衣召唤离昧真火护住周身,身体倒是没有受到什么影响。

  她找到一处干净的洞穴,然后坐下来恢复伤势。

  经脉受损,她每次一运功,身体都受到锥心之痛。

  她吃下一颗玉神丹,丹药瞬间融化,体内血液沸腾,善水诀运转之下,丹药如清凉的气体慢慢拂过伤处。

  薛白衣慢慢转化药力,只见她身上破损的经脉慢慢重塑,她的脸色也开始红润起来。

  “这次真是惊险,要不是有离昧真火,真的要领盒饭了!”薛白衣身上的火焰闪着淡淡的金光,不停的抵御着地煞yin风的袭扰。

  “只是这离昧真火用一点少一点,还是要靠自己的实力啊。”薛白衣看着缩小了一圈的火苗,心疼的想着。

  一天一夜的修整,薛白衣终于恢复了伤势,丹田慢慢充盈起来。

  薛白衣这一刻无比的想要增加实力,“系统,进行修炼吧!”

  “叮,飞卢仙侠系统为您fu务!叮,请宿主进行选择……”

  薛白衣看着屏幕上不同的人物,心里思索着,剑法她已经初入轨道。现在自己刚刚收到一本拳法,要想入门,还得从基础开始。

  “选择严咏春!”薛白衣淡淡的说,严咏春创立的咏春拳拳术套路主要有小念头、寻桥,标指,三套拳及木人桩,它是一种集内家拳法和近打于一身的拳术,要求手、腰、马、心、意、劲整体合一。

  薛白衣再次睁开眼睛,发现她站在梅花桩上,她眼前有位中年女子正在练拳,她的拳在梅花桩上如履平地,稳,准,狠,她的身体协调自然,像是长在梅花桩上一样。

  薛白衣眼睛铮亮,“怎么样才能做到你这样的程度?”

  “心与意合,气与身合,多加练习!”那中年女子温和的说,她的笑容里有一丝佛性。

  薛白衣似懂非懂,她将剑放下,把腿上绑上沙袋站在梅花桩上,中年女子怎么做,她也学着。

  像一个稚鸟学着用翅膀飞翔,她的腿发抖的站在桩上,有时候她不得不分散注意力,免得从梅花桩上掉下来。

  中年女子淡然一笑,她zui里开始念叨:“观自在菩萨,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,照见五蕴皆空,度一切苦厄。

  舍利子,色不异空,空不异色,色即是空,空即是色。

  受想行识,亦复如是……”

  薛白衣开始只觉得烦躁,但是当她听到第十遍的时候,zui里开始无意识的念着,心平静了下来。

  她开始放松,她的拳开始自如,她的腿开始灵活,一切像是活过来一样。

  薛白衣像是抓住诀窍一样,她练拳的时候,心里默诵心经,使心灵澄净,五蕴皆空。

  她的拳会更加的快,更加的坚定,纯粹!

  一遍复一遍,薛白衣全身行如流水,浑身肌ròu协调一致。

  一百遍,五百遍,她终于把咏春拳练到登堂入室之境。

  “下一个太极拳!”薛白衣迫不及待的说,她浑身精气饱满,练习佛经竟然让她精神力更加纯粹,可真是意外之喜了!

  一位百岁老人,现在武当派山顶,慢慢的打拳,他的拳柔到极致,慢到极致,却极有韵律。

  他的脚下有个自然的太极圈,薛白衣看着受他拳法所引的落叶,心里暗赞了一声“高手!”

  “小友,学拳吗?”老人微笑的问。

  薛白衣行了一礼,“请老先生传授!”

  “好,你看仔细了。”张三丰说完,就开始演示拳法。

  “一、起势

  二、左右野马分鬃

  三、白鹤亮翅

  四、左右搂膝拗步

  五、手挥琵笆

  六、左右倒卷肱

  七、左揽雀尾

  八、右揽雀尾

  九、单鞭

  十、云手

  十一、单鞭

  十二、高探马

  十三、右蹬脚

  十四、shuang峰贯耳

  十五、转身左蹬脚

  十六、左下势独立

  十七、右下势独立

  十八、左右穿梭

  十九、海底针

  二十、闪通背

  二十一、转身搬拦捶

  二十二、如封似闭

  二十三、十字手

  二十四、收势”

  薛白衣看着他每一招每一式,手脚甚至跟着挥拳。

  张三丰练一遍,她跟着练一遍。张三丰练十遍,她跟着练十遍。

  “这套拳要做到圆转如意,它是连贯性的,是一个圆。你更要做到虚实分明,心静体松,呼吸自然。”

  薛白衣点点头,她每一招不求杀敌,在于自保,她的拳意带着淡淡的包容和中庸。

  张三丰微笑着点点头,“不错,有悟性!”

  太极拳快慢结合,要掌握她的节奏,需要慢慢的磨合。就像鞋合不合适只有脚知道一样。

  拳法需要不停的磨合还有锻炼,薛白衣每日打上数千遍的拳法,她的拳从一开始杀气四射到现在的虚怀若谷,经历的不仅是时间,还有精神上的大彻大悟。

  薛白衣闭着眼睛,她的拳像是在忍,又像是在争,碰撞冲突,更加的火花凌厉!

  薛白衣终于炼成太极拳,已达到入室之境!
  飞鹿言情网 www.feilu.cc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,最新、最快、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鹿小说网!

暑期看书乐翻天,充100赠500VIP点! 立即抢充(活动时间:2018年7月15日到年8月31日)
上一章  回目录  阅读下一章
(按左右键翻页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