澳门金沙国际娱乐场

似我年华 辞职

小说:似我年华  作者:明净如我  回目录  举报
  骆叶重新出现在公司已经是三个月以后,她的肚子已经显怀了,一贯穿惯高跟鞋的她已经穿起了平底鞋和蓬松的孕妇装来办理辞职。她一走过来,大家无不诧异。

  好像一直都没有收到过结婚请柬,骆叶怎么就莫名其妙肚子这么大了?

  很快大家都开始窃窃私语,骆叶全然不在乎,径直走到陆辰办公室门口,顾思南冷漠地站起来拦住了她,“骆叶,陆经理在忙,你没有预约的话,请在外面稍后。”

  “我来办辞职的,一下下就好。”说完把手中的信封甩了甩。

  “骆叶,你到底想做什么?”顾思南有些不耐烦,“你还有什么鬼心思?”

  “顾思南,我知道你一定有很多话要对我说呢,不过别着急啊,我先跟陆辰辞完职,再跟你好好叙旧。”骆叶依旧面带微笑,一只手轻轻地抚摸着肚子,语气是说不出的轻柔,“我好歹是个孕妇,你难道要我站在这儿等很久吗?伤了胎气了你负责吗?”

  “让她进来!”陆辰办公室的门被打开了,他朝顾思南点点头,示意她放人。

  骆叶走进了办公室,顾思南只能站在门口听着里面的动静。

  “你找我有什么事?”陆辰先开口了。

  “我来辞职的。”骆叶把辞职信放在他桌上,“我想离开这儿,离开这座城市了。”

  “为什么?”陆辰并没有接过辞职信,反而反问道,“你离开这儿以后就一无所有了,你的父母也不在了,你还怀着孩子,很不方便啊!”

  “陆辰,我可以把这个理解为你在关心我吗?”骆叶轻笑一声。

  “你知道我在关心什么。”陆辰的声音一下子就冷了下去。

  “放心,我只是自己离开,不会带走季劭阳的,也不会伤了顾思南的心的。”骆叶抿了抿zui角,“我还有一些积蓄呢,我先拿出来用上,我还有一些亲戚,总归还有些关系的,到时候我的孩子也会生在别的城市里,孩子会跟我姓,从此跟这儿再没有一丝一毫的关系,所以这辞职信你就收下吧!”

  “骆叶,你是真心这么想的吗?”陆辰接过辞职信,打开看了看,写的确实也和她说的吻合,可是莫名总觉得有些奇怪。

  他眼里的骆叶不是这么轻易妥协的人。

  但是她离开了,于顾思南,于他都是好事,犹豫了几分钟,陆辰刷刷的签下了名字。

  “是不是真心,说了没用,做了才有用吧?”骆叶最后看了陆辰一眼,转头离开了他的办公室,“对了,我有几句话想跟顾思南说,借用一下你的助理,你不介意吧?”

  还没等陆辰回答,骆叶就拉着顾思南的手,走向电梯口。

  “骆叶,你到底想干什么?”顾思南有些不解,她真的越来越看不懂骆叶的,也不得不更加小心谨慎。

  “我们好歹四年同学,两年同事,你至于这么紧张吗?”骆叶看着顾思南紧张到发白的zui唇,噗嗤一笑。

  “你已经不是我记忆里的骆叶了,或者说你一直都不算是我的朋友,你今天到这儿来想干什么?”顾思南和骆叶一起走进电梯,顾思南瞟见了她手上明显的针孔,还有因为长期挂盐水整个人的浮肿,“你不是应该好好住院的吗?为什么突然要来辞职?”

  “你刚刚也听到了,我准备离开这儿了。”骆叶打断了她。

  “劭阳呢?他知道吗?”顾思南平复了一下心情,掏出手机就要给季劭阳打电话,骆叶一把抢过她的手机。

  “他在忙,你不要打搅他,我现在就回医院理东西。”骆叶按下了关机键然后才还给顾思南,“我走了对你来说不是一件很值得高兴的事儿吗?我大学的时候在学生会里打压你,叫人拍你luǒ照威胁你,工作了在单位教唆大家孤立你,你不恨我吗?现在我准备走了,你应该开心才对啊!要是季劭阳知道了,我就走不成了。”

  “那不行,你一个人,要是出事了,又是我的责任,劭阳会更加的不信任我的。”顾思南摇摇头,重新打开了手机。

  电梯刚好到了一楼,骆叶自顾自大步地走了出去,顾思南生怕她出什么事只能先不顾手机,紧紧跟上她。

  “你知道的,我这一台怀的不好,加上三个月前被刺大出血,我的身体就更加虚弱了,季劭阳也是心疼我,所以是断断不会放我走的,可是我不能大悲大落,也不能受气,我还是去一个陌生的地方生活一段时间吧,这样对我们大家都好。”骆叶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肚子,“你看,五个月了,都这么大了,舍掉他我是真的不忍心,就算是个不健康的孩子,也是我的孩子。”

  顾思南莫名鼻子一酸,心中像被打翻了五味瓶,很不是滋味。

  “骆叶,季劭阳不是傻子,你做的一切,他迟早都会知道的!”顾思南越说越大声,周围渐渐围了几个人,“你那些自以为是的小把戏,劭阳他不可能看不出来,你诬陷我,季劭阳信了你也只是因为他信你,人与人的信任本来就只有那么一点点,你应该好好珍惜的。”

  “他是你男朋友,我不会跟你抢的,顾思南,这可能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了,你就没有什么想对我说的吗?”骆叶说话心平气和的,然后拨开人qun慢慢地走了出去,一边走一边静静地等着顾思南说话。

  周围的qun众也没了耐心看下去,权当是顾思南气不过骆叶抢了她男朋友,纷纷散场。

  “我没什么好说的,骆叶,只希望各自安好吧!”顾思南摇了摇头,“生活不易,希望我们彼此都不要再做什么过分的事了,省的到时候大家难堪。”

  顾思南把骆叶送到大门前的楼梯旁,想目送她离开。骆叶却没有急着走,她脸上浮现出淡淡地笑容,就跟那天拿刀刺自己一样的笑容,眼神里除了危险,还有浓浓的恨意,只是站在她身后的顾思南没有看到。

  危险的种子已经萌芽,而善良的人还没有察觉。
  飞鹿言情网 www.feilu.cc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,最新、最快、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鹿小说网!

中秋佳节聚团圆,看书乐得笑开颜,充100赠500VIP点! 立即抢充(活动时间:2018年9月22日到年9月24日)
上一章  回目录  阅读下一章
(按左右键翻页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