澳门金沙国际娱乐场

前世今生我的夫君是玄仙 第四十六章 三朝回门之日

  回门之日。

  离府门口,秦官易从马车上下来,但他却自己一人朝里走去。离冥雪随后也下来了,见状,她立刻跟了上去,shen手一把圈住他的手臂,抬头笑吟吟的看着他。

  秦官易顿住,微蹙眉头,低头看了一眼那挽着自己手臂的手,再看向她,不知道她又想耍什么花样。

  “松手。”他低声道。

  虽然声音极小,但她仍能听出他的不情愿。

  但她还是摇了摇头:“我不松。”

  他忍住怒意,问道:“离大小姐怎么了?就不怕我有传染病吗?”

  “我问过大嫂了,她说你没有传染病。”离冥雪一脸得意和不屑,又说道,“你不是说要演戏吗?那我们现在是夫妻关系,手都不牵像是夫妻吗?再说了,新娘回门,哪有新郎先走在前面的?”

  听她这么一说,秦官易只轻笑一声,也没再说什么,便任由着她挽着自己的手臂,继续朝里走去。

  大堂内,离父离母见两人手挽着手进来,xi吮极了,他们担忧的脸色终于消散露出了笑容来,心中沉着的心也就放松了下来。

  “姐!姐夫!”离冥言一见姐姐回来了,第一个冲上前去迎接,别提有多兴奋了。

  “嗯。”秦官易低头看了他一眼,轻应了一声。

  “冥言。”牵着秦官易的手松开了,一把圈住了弟弟的脖子,“姐姐不在的时候无不无聊啊?”

  “无聊死了,姐,我好想你。”离冥言嘟着小zui,说道。

  “姐姐也好想你啊,日后姐姐多回来看看你,好不好?”离冥雪捏了捏他的小脸,一脸宠溺的说道。

  “嗯!姐姐不许食言!”离冥言高兴道。

  “姐姐绝不食言!”离冥雪摸着他的头,说道。

  秦官易看着她,zui角微微勾起,他可没见过她这般神情,她自己都还像是个长不大的孩子,在弟弟面前倒才像起个大人模样了。

  “父亲,母亲。”秦官易礼貌的给他们请安。

  虽然不那么严肃了,但却依旧是面无表情,离冥雪抽了抽zui角,这好歹也是来拜见岳父岳母啊,笑一笑能少块ròu啊?

  “好好好,快,快坐下吧。”离忠任笑道。

  “是,父亲。”

  可离冥雪却又突然摆起一张生气的脸,方才见了弟弟开心的样子全消失了,也没有叫他们。

  “冥雪。”见状,离母开口叫了一声。

  离冥雪却假装没听到,低着头,不语。

  “你这孩子,你母亲叫你,你没听见吗?”离忠任开口道。

  离冥雪依旧是一脸不高兴,没理父亲。

  秦官易轻动了动她,附耳细声对她说道:“记住我们的约定。”

  刚才还主动挽他的手说要做戏做到位,但现在她这副模样完全就是在告诉他们,她是不情愿嫁给他的。

  离冥雪抬头看了他一眼,想起那约定,既然装作是夫妻,装作心甘情愿嫁给他的,那她就不应该抱怨父母了。

  离冥雪呼了一口气,抬头,终于叫道:“父亲,母亲。”

  随后两人便坐了下来,清心将礼品拿了上来。

  “父亲,母亲,这些是从秦府带来给你们的补品。”秦官易道。

  “有心了,回去待我们向亲家问好。”离忠任喜笑颜开道。

  “是,父亲。”

  而离冥雪一直面无表情的坐在旁边,一句话也不说,只是时不时喝几口茶。

  “冥雪啊,在秦府可好啊?没有给大家添乱吧?”离忠任问道,又对秦官易笑说道,“冥雪这丫头啊,生来就调皮好玩,还希望你们多多包容她。”

  这话一出,她可憋不住了,大声质问父亲:“在爹心中,冥雪就是爱给别人添麻烦,调皮捣蛋的人吗?!”

  “你们看看,终于憋不住了吧?”离忠任大笑了几声,又道,“爹还以为,你就准备这样一直坐着不理爹了呢。”

  “有这个打算!”离冥雪瞥着zui说道。

  “你这孩子,都嫁人了,日后可不能再任性顽皮了,知道吗?”离母说道。

  “父亲母亲放心,官易定会好好管束着她。”秦官易看向离冥雪,终于微微勾起zui角。

  不过,看他眼眸,她就能感觉到,他这是在假笑。看着他奇怪的笑容,再听听他说的话,离冥雪只感觉浑身毛骨悚然,没错,他是会管束她,一个想要把她杀了扔去喂狗的男人,她哪里又敢在他面前造次?她离冥雪还是第一次遇见能让自己害怕的人!

  “嗯,那我们也就放心了。”离忠任点点头,看着他们,甚是欣慰。

  “放心个屁,爹娘,你们会后悔的!”离冥雪细声嘀咕着。

  秦官易似乎听见了,脸上又浮现出似有若无的笑容。

  离冥雪盯着秦官易看,越看越觉得奇怪,这都快午时了,那乞丐怎么还没出来?该不会是他的失忆症好了吧?

  离母见此场景,掩zui笑出了声。

  “娘,你笑什么?”离冥雪愕然。

  “瞧你,是有多喜欢官易啊,一直盯着人家看。”离母笑说道。

  “你之前还一直拒绝嫁给官易,还说不喜欢,还误会人家是带病之身,看看你现在,不说爹娘都能看出来了。”离忠任也附和着说道。

  这一个个都说的什么呀?!事情可不是他们想象的那样!离冥雪无奈至极。再看看身旁的秦官易,装作若无其事,正含笑喝着茶。

  离冥雪正憋气着,突然,只见原本正在喝着茶的秦官易将茶杯放到了桌上,那手颤抖的厉害,还溢出了些茶水。

  “我头有些晕。”他靠在她这一边,一手按着太阳穴,说道,声音微弱。

  “头晕?你没事吧?”离冥雪不知所措,看样子还ting严重的,人都要坐不稳了。

  “我扶你进去休息吧。”离冥雪站了起来,说道。

  离父离母见状,也纷纷起来。

  “官易这是怎么了?”离忠任一脸担忧,问道。

  “他说有些头晕。”离冥雪搀扶着他起来。

  “怎么好端端的头晕了?娘马上去叫人请大夫过来。”离母也担忧道。

  “娘,不用了!没事,他就是身体不舒服,休息一下就没事了,不用担心。”离冥雪含笑说道。

  说完,便同清心一起将他扶进自己的房间。

  看着躺在自己chuang上的秦官易,他已经昏睡过去了,离冥雪吃吃笑了起来。突然就头晕,还没有了力气,她知道,同以往一样,必然是那乞丐要出来了。她心里才刚念叨着他,他就要出来了,莫非他听见自己的念叨了?

  离冥雪欣笑着,坐到了chuang榻上,低头托腮看着他,就等着他醒来。

  “小姐,那清心先下去了。”见小姐在这守着,清心说道。

  “等等,清心,你帮我找一找我的匕首,那把新的,上面刻有一朵牡丹花,你快帮我找找。”突然想起她的宝贝来了,便吩咐清心道。

  “小姐,清心记得那把匕首,清心将它收放在盒子里了。”清心说道。

  随后便从衣橱里拿出了一个盒子,打开盒盖,把匕首拿了出来。

  “小姐,给你。”清心将匕首递给离冥雪。

  “清心,果然还是你最好,什么东西都可以帮我收拾的好好的。”离冥雪接过匕首,shen手圈住清心的细腰,整个人就像是黏在她身上了一般,说道,“清心,我改变主意了,我不能让你嫁人,我一辈子都不要离开你。”

  清心也shen手搂住离冥雪,笑着说道:“那好啊,小姐,清心一辈子都陪着小姐,不嫁人了!”

  “清心,那可不行。”离冥雪立马直起身子,一脸担忧,“我是开玩笑的,你怎么可以不嫁人呢?”

  “小姐,我为什么一定要嫁人?能一直陪着小姐清心就很开心很满足了。”清心说道,“小时候清心孤苦一人,多亏了老爷和夫人收留,而且小姐还一直陪伴着清心长大,就像清心的姐姐一样,清心舍不得离开小姐。”

  “清心,你放心,我会给你找个好人家的,不过,你要是有喜欢的人了,就告诉我,我希望你能幸福,知道吗?”离冥雪握着清心的手,眼神就像是母亲看待女儿一般,语重心长起来了。

  清心笑出了声:“小姐,这可太不像你了,调皮的大小姐怎么突然变成了这般温柔模样了?”

  “好啊,清心,你居然敢说我调皮?!”离冥雪shen.出手去挠她痒痒。

  “小姐,清心不敢了,小姐别挠了,清心再也不敢了!”清心打小怕痒,离冥雪挠的她蹲坐到地上,苦苦求饶。

  “冥雪。”

  这时,躺在chuang上的秦官易醒了,睁眼,第一句叫的便是离冥雪。

  离冥雪不再耍清心了,将她从地上扶了起来。

  清心立马收起笑容,低下头,站到一旁。

  离冥雪坐回chuang边,看着秦官易,“你醒了。”

  见她一脸愉悦的笑着,他坐起身来,问道:“冥雪,为何笑的如此开心?”

  “你出来了,我就开心!”离冥雪笑吟吟的看着他。

  秦官易虽不知她在说什么,但见她笑的如此开心,他也就跟着开心,那冷若冰霜的面瘫脸终于又露出了笑容来,是那乞丐特有的笑容,能让离冥雪看了就高兴的笑容。

  “这是在何处?”秦官易打量了四周,问道。

  “这是离府,我的房间,今日是回门之日啊。”离冥雪解释道。

  “为何这么快就回门了?还不到三日吧?”秦官易不解,又问道。在这乞丐的记忆中,确实是三日还不到。

  “你昏睡了一天一夜了,今日已经是回门之日了。”离冥雪找了个谎,说道。

  “那我为何会在这里昏睡了一天一夜?”秦官易感觉脑子里一片空白,记忆好像都消失了。

  “你怎么这么多问,这事有些复杂,不提了,你醒来就好了。”离冥雪本来有些生气,她讨厌别人问东问西的,但看在他现在是那乞丐的份上,就不生他气了。

  “好,不提了。”秦官易痴笑的看着离冥雪。

  离冥雪将秦官易带出房间,正好准备吃午饭了。

  坐在饭桌前,离父离母就发现了秦官易的不同寻常。

  离母心里想着,这官易怎么好像和刚才不一样了,但却很熟悉?怪怪的,就是想不起来是怎么回事。

  “姐姐,姐夫他怎么傻傻的?刚才还不是这样的。”离冥言问道。

  这一问,离父离母也等着她回答。

  “快吃饭,别说话!”离冥雪夹起一块ròu便塞到他zui里。

  看着越发奇怪,但离冥雪不愿说,离冥言也不敢再问了,离父离母也没追问她。

  ……

  尴尬奇怪的午饭吃完后,离母将离冥雪叫到了房间。

  “娘,冥雪好想你,冥雪不想在秦府住,我要回来!”离冥雪拉着母亲的手,撒娇着,“好不好,娘?”

  “你这傻孩子,嫁了人了,哪还能回到娘家来住啊。”离母握着她的手,又担忧问道,“怎么,秦家人对你不好吗?在那里住的不好吗?”

  “没有,他们都对我很好,只是、只是冥雪想家了。”离冥雪苦着一张脸道。

  心里也苦的很,母亲是不知道,她在秦府睡地板,还差点丢了性命,但这些她却又偏偏不能告诉母亲!

  “你呀,从小到大就任性,父亲和母亲都宠着你任由你耍性子,但是现在你嫁人了,可不能再那样了,知道吗?”母亲语重心长说道。

  “知道了。”为了不让母亲担心,离冥雪还是点了点头。

  “冥雪,看见你幸福就好,爹娘就安心了。”离母抚摸着她的长发,一脸欣慰。

  ……?

  她哪里幸福了?离冥雪无奈,她还真是心里有千百万个苦都说不出啊!

  “其实你爹他也是舍不得你啊,出嫁那日,你爹还哭了,娘可从来没见过你爹哭的那么伤心,冥雪,你就别怪你爹了,好吗?”

  “娘,我不怪爹。”离冥雪轻叹一口气,说道。

  现在她还能怪谁?要怪就怪她自己,命不好,偏偏到哪都能遇上那秦官易,还被蒙在鼓里,自愿嫁进了秦府!

  “那就好。对了,官易他没事吧?”

  “他没什么事,就是有些头晕,回去多休息就好了。”离冥雪笑答道,她不想让母亲担心,便不准备告诉她实情。

  “那就好,我和你爹就放心了。”听她这样说,离母便也没再多问……
  飞鹿言情网 www.feilu.cc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,最新、最快、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鹿小说网!

暑期看书乐翻天,充100赠500VIP点! 立即抢充(活动时间:2018年7月15日到年8月31日)
上一章  回目录  阅读下一章
(按左右键翻页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