澳门金沙国际娱乐场

暮雨沧兰 第三十六章:蜀山凝云(2)

小说:暮雨沧兰  作者:暮雨菖兰  回目录  举报
  蜀山仙剑派,简称蜀山派,乃是人间著名的修仙之地,其地位于川西崇山峻岭之中,是一座悬浮于空中的巨大山体,相传这里正是盘古之心的位置,山峰凌空,雄伟而又壮丽。

  蜀山自开派至今,历代弟子皆修仙术,入世降妖并将其关入锁妖塔,以此庇佑人间不受妖孽的侵扰,故而深得百姓爱戴,在川中更是被尊为神仙。与江湖中的四大世家不同,蜀山一般不与江湖门派过多交往,其修炼的蜀山仙术也是界于内功和道家炼养之间,只不过他们修道不是为了成仙,而是为了救人,与一些寻常道家又有不同。

  在经历的数月的奔波之后,暮菖兰终于来到了这个人间的修仙圣地。想起自己第一次见到蜀山弟子还是在品剑大会的时候,那时候的姜世离还没有魔化,大家也都还健在,自己所爱的沧行便是这蜀山中人,加上最近遇见的那个醉道人,蜀山实在高深莫测,远非寻常武人可以想象与比肩的。

  望着空中那宏伟壮丽的山影,再望着那从天而降的瀑布,再望着那巨山四周的法阵,暮菖兰已是激动得说不出话来,与巍巍昆仑的神秘,宁静不同,蜀山给人的感觉就是舍我其谁的霸气。

  曾经,要登上这片神圣的土地需要穿过困难重重的蜀山故道,就如昆仑脚下的太一仙径,这对登山者就是一种变态的磨炼,暮菖兰不会御剑术,显然要上去就只有靠腿了。

  想到这里,暮菖兰无奈地苦笑了一声,将目光投向了山脚下路边的一家小店,显然老板开店在此就是为了赚登山者的钱。

  “姑娘可是要去蜀山?”暮菖兰刚进门,一个中年男子便笑着迎了上来。

  “我想这里的客人应该都是登山者吧。”暮菖兰苦笑道。

  “不错,这里可是大名鼎鼎的蜀山仙剑派呀,每年慕名而来的人数都数不清,这小店建在这儿,便是给大伙儿提供个方便。”掌柜说着麻利地收拾出一张桌子。

  暮菖兰叹了口气,在长凳上坐下来,说道:“这山乃是悬浮于天地之间,与周围山脉皆不相连,我上次去那里是因为有人带着,而且还有......”说到这里,暮菖兰忽然停下来了,因为她想到了云来石,而自夏侯瑾轩不在后,再没有人能启动那块神奇的飞石了。

  “哈哈,姑娘不用担心,先吃些东西,然后我再告诉姑娘这山上之路。”掌柜的笑道。

  听了这话,暮菖兰肚子里一阵发笑,世人都说无商不奸,果然没错,不就是想让我现在你这儿吃一顿,然后你才肯告诉上山的路么......不过眼下别无他法,也只得任这个商家所说了。

  待吃过一顿简单的饭菜后,暮菖兰开口道:“现在你可以告诉我上山之路了吧。”

  一见到暮菖兰拿出钱袋,掌柜的两眼放光,收了钱后说道:“几十年前,这山上确实是要走蜀山故道。”听到这儿,暮菖兰心中不满地嘟囔了一句:“这不废话么,这还用你说。”或许是看见了对方脸上的不满,掌柜的连忙说道:“但现在不用走蜀山故道了,在蜀山故道的旁边有一条新路,蜿蜒着通向山腰,在山腰上有一座登云亭,那里就是直接通向蜀山山门的地方,虽然没蜀山故道那么危险,但这条路有点长。”

  “好吧,多谢了。”暮菖兰略一颔首,拿着包裹出了店门。

  昔日的蜀山故道仍在,暮菖兰望着这条布满杂草的“通天之路”,心中感慨万千,岁月不仅不会饶过生命,甚至连死物也不放过。

  走在旁边的新山路上,蜀山故道和刚才的小店也就渐渐在视野中变小,直到完全消失。在新路的另一边是雄伟但却陡峭的石崖,另一边则是郁郁葱葱的山林。剧目一望,qun山连绵,其雄伟的身姿必定让每一位登山者都震惊不已。

  山腰处的登云亭乃是一座蓝白相间的八角亭,小亭的旁边立着一块石碑,石碑上刻着两个古篆:蜀山。暮菖兰看了看亭中泛着的若隐若现的蓝光,再仰头看了看空中宏伟的山体,心中不禁再次一紧,猜到这亭中必定有传送至山门的法阵。

  “不入虎穴,焉得虎子。”

  暮菖兰一咬牙,大踏步走入了亭中,待她完全站好后,忽然一阵阵蓝色的薄雾从她的双脚下升了上来,还没等暮菖兰明白这是什么,她的双眼中已是一片蓝色,待蓝色tuì尽后,她的眼前则是另外一番光景了。

  这正是蜀山的山门,雪白的石阶,宏伟的石门,以及两侧悬于云中的巨大石狮,甚至是远处太清殿那高耸的屋顶,这一切的一切都表明,自己是真的又回到了这片熟悉而又陌生的地方。

  暮菖兰深吸了一口气,只觉五脏六腑都舒爽了许多,这天地之间的空气果然都和地上的不一样,离天这么近,天空蓝得可爱,而白云亦如棉花一样惹人怜惜,偶尔还能看见远方三五成qun的蜀山弟子御剑而来或御剑而去,这完全是与昆仑不同的修仙场景。

  暮菖兰怀着忐忑的心情一步步走上石阶,昔日,就是在这山门前的广场上,沧行御剑飞往锁妖塔,那一幕早已深深烙在了她的心里,每当触物生情之时,心中莫不感慨万千。

  “这位姑娘来蜀山何干?”山门的守门弟子问道。

  “咦!你不是......”另一个弟子过来后立即瞪大了眼。

  “晚辈暮菖兰,嗯......想......想拜访草谷前辈。”暮菖兰恭敬地说。

  “啊!果然是你!”刚才那个吃惊的弟子一脸恍然大悟的表情。

  “师兄,怎么了?”

  “多年前,净天教祸乱的时候,她和夏侯公子,皇甫少爷,一起在蜀山帮我们对付净天教来着,他们还是已故的罡斩长老的朋友。”

  听到“已故的罡斩长老”这几个字,暮菖兰心中一痛,只觉鼻子一酸,险些就要流下泪来,但她立即眨了眨眼,算是止住了眼眶中打转的泪水。

  “暮姑娘,算你运气好,草谷长老没有在七宫,而是今日到丹房炼药去了,今日你应该能见到她。”

  “谢谢两位师傅。”暮菖兰行了一礼。

  望着正前方那宏伟至极的蜀山主殿:太清殿,暮菖兰心中又充满了一种祥和的感觉,仿佛刚才的悲痛一扫而过。在太清殿前面的太极广场上,几十名蜀山弟子用洪亮的嗓音并伴随着手中的剑招,唱起了著名的《仙道经》

  人道渺渺,仙道茫茫。

  鬼道乐兮,当人生门。

  仙道贵生,鬼道贵终。

  仙道常自吉,鬼道常自凶。

  高上清灵美,悲歌朗太空。

  唯愿仙道成,不欲人道穷。

  北都泉苗府,中有万鬼qun。

  但欲遏人算,断绝人命门。

  阿人歌洞章,以摄北罗酆。

  束诵妖魔精,斩或六鬼锋。

  诸天气荡荡,我道日兴隆。

  好一个“诸天气荡荡,我道日兴隆。”暮菖兰不禁被这气氛所感染,开口赞道。道家万法自然,渡万物而不居功,就如蜀山之于人间,降尽妖魔却不居功自傲。江湖中的门派,再繁盛也不过是建立在血雨腥风上的,不可能长久,而蜀山以道为心,方可持续这几百年繁荣。不愧是东蓬莱,西昆仑,北天池,南蜀山。

  蜀山的丹房是建在剑阁的旁边,也是一座悬于主山体之外的一座孤山,其间以雪白的玉桥相连,走在桥上可以看见云下那广袤的澳门金沙线上娱乐,加上由蜀山山体上方倾泻而下的瀑布,当真是云中仙境。

  只可惜暮菖兰现在已无心欣赏这美景了,眼见想见之人就在正前方的蓝白建筑里,暮菖兰三步并作两步,大踏步走上了丹房前的台阶。

  “这位姑娘不是蜀山中人吧。”守门的弟子问道。因为有些俗家蜀山弟子平日不会穿蜀山衣饰,但纵观暮菖兰上下,似乎并没有表现出蜀山弟子的特质。

  “晚辈暮菖兰,有事想见草谷前辈......听山门的师父说她在丹房,故冒昧前来拜访。”暮菖兰说着行了一礼。

  “啊?这......师父在丹房里炼丹呢,恐怕......不能被打扰......”另一个女弟子说道。

  “既如此,晚辈在这里等就是了。”暮菖兰说道。

  “这位姑娘,师父要两日后才会出来,姑娘难道要在这里等上两日两夜么?”那个女弟子惊道。

  “没问题,别说两日两夜了,十日十夜都没问题。”暮菖兰干脆地说。

  “这......”

  “这样吧,师妹,你去找王师兄,让他看看能不能给这位姑娘安排一个就近的住处。”

  “好的,师兄。”

  “既如此,多谢两位了。”

  在那位王师兄的帮助下,暮菖兰最终被允许在剑阁的一间小偏房里住上两日。这里离丹房很近,虽然隔着一些悬山、楼台,但在屋外的栏杆处举目远眺,还是基本能看见丹房那边的动向。暮菖兰不禁回想起沧行兵解后自己与夏侯少爷,皇甫少爷,瑕妹子一起住在剑阁的日子,只不过那时候住的是一栋大房子。

  蜀山的夜晚很美,毕竟这是离天空很近的地方,太清殿上巨大的太极法阵配上繁星的点缀,越发漂亮得令人沉醉。暮菖兰仰望着星空的同时,心中升起一股莫名的安全感,这里甚至让她觉得比在慕容府还安全。也许是因为这里处处都有沧行的气息吧......

  在蜀山的这两日,暮菖兰过得很平静,除了欣赏美景外就是看蜀山弟子们练剑。蜀山剑法不仅高深莫测,而且与玄门道术结合起来后当真是冠绝天下。相传曾经的蜀山掌门便是一代剑仙,剑术无人能出其右。只是不知和昆仑之巅的柳姑娘以及慕容府的慕容门主比,谁更厉害一点......

  两日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。今日,在丹房的门口,暮菖兰早早就在这里等候,直到中午正午时分,门口的女弟子方才推开丹房的大门,不一会儿,女弟子从里面走出来,笑盈盈地对暮菖兰说:“姑娘可以进去了。”

  “多谢两位。”暮菖兰再次行了一礼。

  走进丹房,一股浓浓的中草药味儿弥散在每一个角落,而一个身穿蓝色道袍的白发小姑娘正静静地站在一排木质立柜前,在房间的中央是一个太极八卦阵,阵中是一座巨大的青铜丹炉。

  “暮姑娘,许久不见了。”草谷略微吃惊地说道。

  “草谷前辈。”暮菖兰行了一礼。

  草谷略一颔首,上下打量了暮菖兰一会儿,脸上渐渐浮现出一丝异样的神情。

  “前辈这是怎么了?”反应灵敏的暮菖兰也是一惊。

  草谷笑了笑,说道:“多年不见,暮姑娘身上竟然有了蜀山的灵力,着实让人刮目相看。”

  暮菖兰一愣,随即恍然大悟,将自己与醉道人之间所发生的事都告诉了草谷。

  草谷听罢,先是一惊,随即一笑,说道:“原来是他......那个家伙,卸下了掌门的担子后就开始随性胡来了。”

  “什么?那位前辈是曾经的蜀山掌门?!”暮菖兰大惊失色,她完全不能把一个烂醉如泥之人和威风凛凛的蜀山掌门联系起来。正欲再发问,但草谷做了一个“到此为止”的手势,暮菖兰便不再问下去了。

  “好了,说到底,这次姑娘前来所谓何事?”草谷平静地说。

  暮菖兰深吸了一口气,此次来蜀山的目的自己早就想好了,经历了那么久的远行,自己终于来到了蜀山,见到自己想见之人,可这时却又不知如何开口。

  “暮姑娘不必多虑,但说无妨。”草谷宽慰地笑道。

  暮菖兰身躯不禁微微颤动了一下,双手不自禁捏成了拳头,朱唇微启,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,但最终她还是下定了决心。

  “前辈......晚辈想要......”说到这里,暮菖兰感觉自己脸上有些发热,但终于还是一咬牙,说出了后半句话:“我想要带走沧......罡斩前辈的尸身。”

  “什么?”草谷大惊:“暮姑娘,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?”

  “晚辈非常清楚自己在说什么。”暮菖兰果决地说。

  “为什么?”

  “因为......如果有了紫月灵台和凤凰之心,他就能活过来了。”暮菖兰说道。

  草谷又是一惊,惊讶道:“紫月灵台和凤凰之心?”

  “是的。”暮菖兰接着将自己在昆仑之巅的所见所闻通通告诉了草谷,而后者是越听越惊奇,张开的zui就没合拢过。

  “想不到......上古琼华覆灭后......昆仑竟然还是毫发未损。更没想到昆仑之巅还有如此神秘的妖界,而紫月灵台和凤凰之心,我虽略有耳闻,却未料到还有这种作用。”草谷喃喃道。

  “晚辈......想带上他......”暮菖兰忧伤地说。

  草谷深深地看了一眼眼前这个女子。多年过去了,今日她全身都散发着难以掩盖的疲态,结合她刚才讲的故事,这个女子经历的已经太多太多,而这一切的目的,草谷当然是明白的。但更让她感慨的还是对方疲态中透出的坚持,这么多年,踏遍千山万水,为的就是......

  “我知道,你和他之间......你们本来可以......”

  “前辈既知晚辈的心,还望成全。”暮菖兰说罢,双膝一曲,跪倒在地。

  “姑娘,快起来。”草谷连忙将她扶起。

  “前辈。”

  “暮姑娘,这件事不能由我一个人定,罡斩师弟的尸身被苍雪珠保护着,不会腐坏,姑娘想取走,那必须七圣都同意才行。”草谷解释道。

  “可......可......晚辈不认识他们......”

  “这个无妨,暮姑娘且在蜀山休息几日,我会将此事告知掌门以及其余诸圣,大家合计合计。”见暮菖兰仍旧面露忧色,草谷又补充道:“罡斩师弟临终将他一生所用之剑交付与你,足见你在他心中的地位......不用太担心,他们会明白的。”

  一提起断刃,暮菖兰心中一阵绞痛,她就这么将那柄剑给了断魂门。但为了心中的计划,也顾不得此时的悲伤了。

  “不过话说回来,暮姑娘既有此意,那心中可有计划?”草谷问道。

  “额.....这紫月灵台乃是洛神之物,那一定藏在洛水的某处了。”暮菖兰说道。

  “那凤凰之心呢?”

  “这个......晚辈还不知道该去哪儿寻找......”暮菖兰有些为难地说:“但是......晚辈有一种预感,凤凰之心会和紫月灵台同时出现。”

  “噢?”草谷一惊,随即说道:“但无论如何,还是等大家商量后决定吧。”

  “多谢前辈。”

  “这些日子就劳烦姑娘在蜀山多待几天了。”

  “前辈之恩,感激不尽。”

  就这样,暮菖兰在蜀山又多住了些日子,她也明白这件事不是小事,他们既然肯用那么名贵的宝物来保护他的尸身,自然也不会那么轻易地交出去。可是如果他们不同意,自己又该怎么办呢......

  这一夜,暮菖兰再次走在了蜀山的庭院里,在如此关键的时刻,自己实在是睡不着。

  蜀山的夜晚一直很漂亮,太极阵与繁星总能组合出各种各样的美丽图案,不知不觉间,暮菖兰已来到了御风台,她不禁回想起当年就是在这里,夏侯少爷与瑕妹子在星空下定下了今生的情缘,可如今物是人非,昔日之友已经凋零得没几个人了。

  暮菖兰徐步走上御风台,夜风一过,衣衫长发尽起,望着空中触手可及的繁星,暮菖兰百感交集。

  “沧行......你若还在,我俩也可以在这里观星,然后......然后......”暮菖兰忧伤道。

  “御风观星,乃是循天道,灭人欲,却非谈情说爱之地。”一个清幽平淡的声音飘然而来。

  “谁!”暮菖兰猛地扭过头去。

  不知何时,御风台上已多了一人。这是个身着儒雅的公子哥儿,但一身蓝白相间的道袍还是暴露了他蜀山中人的身份,但见这年轻人虽算不上英俊,但却一脸书卷之气,更何况他右手中本就握着一卷半开的书。

  “这位......道长?”暮菖兰一时语塞。

  “在下乃是蜀山七圣之一的书圣玉书,见过暮姑娘。”年轻人优雅地行了一礼。

  暮菖兰大惊,她万未想到蜀山七圣中还有这么年轻的人。

  “玉......玉书前辈。”

  “呵呵,别前辈前辈得叫了,我的年龄可没他们那么大,叫我玉书哥或者......玉小书,都可以。”年轻人笑着走到了玉栏边。

  “玉书道长。”暮菖兰笑着叫出了她心中的折中方案。

  “随你吧。”玉书轻轻耸了耸肩,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。

  玉书来到玉栏旁,将手中的书卷关上,将双手向后一背,望着远方的夜空平静地说道:“暮姑娘此行的目的,草谷师姐都告诉我了,本想找你聊几句,没想到在这儿撞见了,也好,省下我不少功夫。”

  “道长,晚辈......”

  见暮菖兰面露忧色,玉书微微一笑,说道:“我们都知道暮姑娘是什么样的人,我们也都知道罡斩师兄将断刃交与姑娘是什么意思。其实以我之见,将罡斩师兄的尸身交与姑娘也没什么不妥,但是终归有一个问题。”

  “是关于如何寻找紫月灵台和凤凰之心的问题么?”暮菖兰不安地问道。

  “姑娘果然冰雪聪明。”玉书淡淡一笑,说道:“紫月灵台自不必说,这是上古神器,而凤凰之心亦是百年难得一见,以姑娘凡人之躯,寻找这两件器物又谈何容易。”

  暮菖兰无奈地笑了笑,说道:“这些困难晚辈都知道,可是......让沧行活过来......这是晚辈此生唯一的愿望了。无论天涯海角,晚辈都不会放弃的。”

  “哎......这人世间的QingAi呀......总是让人难以捉摸。”玉书苦笑着耸了耸肩。

  暮菖兰淡淡一笑,抬头望了望空中的繁星,清风徐来,她那垂腰的长发泛起一阵黑色的波浪,睹物思人,暮菖兰轻柔地说道:“其实......从他兵解锁妖塔的那一刻起......晚辈便注定为他而活了......寻找姜世离报仇也好,寻找紫月灵台,凤凰之心也罢,又有什么区别......”

  玉书有一刻也未说话,而是静静地看着这个女子那不过短短数年便已饱经风霜的脸庞,但即便如此,那份决然还是掩盖不住的。

  “你的心,我明白......”

  “道长......”

  玉书“咳咳”了两声,重新用那教书的口气说道:“不过今夜嘛,可不是在这里谈情说爱的,我是要告诉你一些关于紫月灵台和凤凰之心的事。”

  “道长!”暮菖兰大喜。

  “呵呵,姑娘不要着急,听我慢慢道来。”玉书笑着摊开手中的书卷,说道:“这紫月灵台乃是羲皇赠与其女洛神之物,关于它的来历和功效,姑娘想必在昆仑时已知道了不少,我也就不必多说了,姑娘欲去寻找紫月灵台,这也是有道理的,不过神器的位置从来都不是固定的,具体地点你永远也不会知道。”

  “那怎么办?”暮菖兰觉得自己被当头浇了一盆冷水。

  “可以从洛神入手呀。”玉书笑道:“此物既然归属于洛神,那它所在之地必定与洛神有关,就算要变动位置,也必定与洛神有关,我遍查qun籍,得出一个结论。”

  “什么结论?”

  “三国时,曹魏的文昭皇后,便是洛神的转世,就如同春秋时姜国太子龙阳乃是天界神将飞蓬的转世一样。”说到这里,玉书两眼放光,显然也在为自己的理论而自豪:“但与飞蓬不同,洛神下界并非因为被贬为凡人,而是出于一种我们无法得知的原因。所以当黄初元年,甄皇后魂归洛水之时,就必须借助紫月灵台的力量,让自己重新回到神位。这魂归之地,很有可能就是紫月灵台所在之地。”

  “可是......我也不知道她魂归之地在哪儿呀......”暮菖兰疑惑道。

  “我想......应该就在洛阳附近吧......”玉书悠然道。

  “洛阳......”暮菖兰喃喃道,因为一提起这个地名,她就会立即想到慕容世家以及慕容彦云......

  “不过姑娘,神器规律自有定数,而且会因人而现,就如同昔日南诏圣女赵氏获得天蛇杖与圣灵披风一样。凡事皆因缘而定,姑娘若此生注定与紫月灵台无缘,便是寻遍天涯海角,它也不会出现的。”

  暮菖兰苦笑一声,说道:“晚辈ròu眼凡胎,与神器本就没什么瓜葛,无缘也只能无缘。”说到这里,她却话锋忽然一转,续道:“就算如此,晚辈也不会放弃的,纵然此生都与紫月灵台无缘,晚辈也会一直找下去,若这一生都未找到,那......”

  星光淡淡,照亮了一滴难以察觉的清泪,迅速划过了玉人的脸颊。

  “若一生都未找到......他日归于地下,晚辈也不会没脸见他了。”

  玉书听罢,先是一愣,随即幽幽叹了一口气:“问世间,情为何物......昔日一贫前辈所经历的种种,夏侯公子所经历的种种,再到如今的暮姑娘你......看来我蜀山注定逃不过‘情’这个字呀......”

  见暮菖兰默然,玉书说道:“不过姑娘不用太担心,万物皆有定数,姑娘随罡斩师兄和夏侯公子经历了那么多,又独自经历了那么多,或许本身就已经与众不同了,说不定那个紫月灵台的有缘人就是你呢。”

  “多谢道长吉言,可是还有凤凰之心......”

  “噢,对,我都差点儿把这个忘了。”玉书笑道:“凤凰之心,顾名思义,就是一只凤凰的心脏,这个想必你也在昆仑听说了。凤凰身为百鸟之王,找到一只真正的凤凰本来就不容易,更别说还要杀死一只凤凰了,况且杀害凤凰与麒麟,本身就是罪大恶极的一件事,必定会付出惨重的代价。”

  “多大的代价,晚辈都不怕。”

  玉书“呵呵”一笑,说道:“姑娘不怕难这是自然,可姑娘又知道如何去寻凤凰么?”

  “晚辈不知。”暮菖兰如实回答。

  “世间凤凰本就极少,当初一贫前辈为了救自己的妻子,机缘巧合之下才能发现凤凰蛋,而他的妻子本身就不是凡人,乃是大地之母,女娲之后,凤凰为女娲的后人现身,这是再合理不过了。不过如姑娘这样的凡人,若要得到凤凰或者麒麟的青睐,确实难上加难。”

  “前辈,这晚辈都知道。”暮菖兰苦笑道。

  “我经常与青石师兄对弈,青石师兄提到过东南异象。东南异象不仅仅是指当年那场大地震,以及夜叉魔族释放的缚魂魔法。东海之滨有山鸟者,祥瑞出焉,东入于海。我想这指的就是大地震发生的同时,另有一只凤凰来到东南之地。”

  “什么,这......”暮菖兰大惊。

  “无论如何,姑娘欲寻凤凰,首先应该去东南找找。”

  暮菖兰绞尽脑汁回想着这几年自己在东南地界的所见所闻,除了与断魂门的恩恩怨怨外,似乎也就没什么大事了。显然,断魂门如此yin暗的组织和凤凰毫无关系。

  见暮菖兰忧色难掩,玉书宽慰道:“姑娘不必心急,待明日掌门和大家商议之后,我们再想想办法。”

  “让前辈们如此操心,晚辈不知该......”

  “哎,暮姑娘别这么客气,你为我们带来了罡斩师兄的澳门金沙国际娱乐之法,是我们该感谢你才是。”

  “我......”

  “好了,该说的都说得差不多了,明早也就请姑娘在太清殿门口等候吧。我们七人自会给姑娘一个交代。”玉书说着收好书卷,行了一礼后,转身徐步离开了御风台。

  玉书离开时,暮菖兰望着他离去的背影,心中感慨每一个蜀山中人都是如此博爱仁义,可恨......可恨自己当初没有抓住他的手,若自己拼死阻拦他,或者......和他共同赴死,此生就不会有遗憾了。

  “沧行......”

  ......

  第二日清晨,看着太清殿上不断旋转加速的太极阵,人人都知道是七圣汇聚的标志。这一日的太清殿大门紧闭,戒备森严,暮菖兰能到殿前的花园中等候已经是莫大的殊荣了。站在这里,暮菖兰前可仰视宏伟壮丽的太清殿,后可俯看宽大气派的太极广场,甚至还能将半个蜀山风景收入眼底。

  据守门弟子说道,今日的七圣早早就来到了这里,显然他们也很重视这件事,但只有暮菖兰知道所谓何事。

  知道晌午的时候,太清殿上的太极阵才逐渐缓和下来,就在暮菖兰惊异的时候,太清殿厚重的大门打开了,里面并排着走出了三个人,左侧的是草谷,右侧的是玉书,而中间那个灰袍白发的男子......暮菖兰一愣,此人数年前她也见过,他也是目送沧行前往锁妖塔的人之一。

  待那人又走近几步后,暮菖兰一见到他泛白的双眼,以及似笑非笑的俊脸时,立即恍然大悟。

  “青......青石前辈?”

  “暮姑娘久等了。”青石彬彬有礼地回道。

  “暮姑娘想必已经急坏了吧。”玉书笑道。

  “三位前辈。”暮菖兰一一行了个礼,顾不上玉书的调侃。

  “好了,暮姑娘,那日之事,我们都商量了,关于罡斩师弟尸身的事,起先掌门并不同意。”草谷平静地说:“可是......一贫师兄却极力为你说话。”

  “可能......是因为一贫前辈曾经也......”玉书叹道。

  “不管怎么样,师兄认为罡斩师弟的尸身交到暮姑娘手里并无不妥。”青石微笑道。

  “所以最终大家还是决定了,况且......罡斩师弟的徒弟铁笔兄都支持,想来掌门也不好再说什么了。”草谷笑道。

  “前辈们的大恩,晚辈不知何以为报。”暮菖兰感动地说。

  “既然如此,我们一起去吧。”青石说道。

  从太清殿出来,一行人沿着山门向东,来到了蜀山东面的一处地方,暮菖兰放眼一望,这座山可谓高低有致,似乎qun山之中围着一片较为广袤的地方,山崖边亭台楼阁,琼楼玉宇,十分壮美,但最令人注目的还是远方山崖石壁上刻着的一句话:“飞龙失伴云中探,遗恨天际陨灵珠。”这简单的十四个字似乎述说着一段不为人知的往事。

  “我们走吧。”见暮菖兰怔怔望着那十四个字,青石说着带头走在了前面。

  在青石的带领下,一行人穿过岳池与主山体之间的天桥,来到了岳池的入口处,七拐八拐,穿过几个山谷后,一个不小的湖泊展现在了众人面前。看到这平静的湖面,暮菖兰立即想起了昆仑之巅的圣泉,但此处又与圣泉不同,昆仑圣泉通体泛着蓝光,充满了冰雪的气息,而这蜀山的湖却看似平淡无奇。

  青石,草谷,玉书互相看了一眼后各自颔首,然后分散站在了湖边。

  “动手吧。”青石发号了施令。

  刹那间,只见三人齐齐举手,平指向池中之水,指间的五彩真气径直射向了池中泛着涟漪的水,渐渐的,湖正中央的水翻滚了起来,似乎在拼命吐出某样东西。

  在暮菖兰的惊视下,只见一个方方正正的东西逐渐从水里升了起来,暮菖兰立刻明白了这是什么。细细一看,这木质棺椁在这湖水下待了那么久,竟然滴水不进,而且木材也未被湖水浸染,实在不可思议。

  终于,棺椁缓缓漂到了岸边,最后稳稳当当地停了下来。

  “沧行......”一想到他就在这棺椁中沉睡,暮菖兰的心早已不能平复。

  “想必......姑娘也很想再见见他吧。”青石平静地说。

  暮菖兰强忍着眼中的泪水,上齿咬着下唇,轻轻点了点头。

  青石轻叹了一口气,一挥右手,棺椁的盖子便一分为二地打开了,令人惊异的是这木棺之中还有一口小一号的水晶棺,谢沧行的遗体便工工整整地躺在这浅蓝色的水晶棺中。

  “沧行!”

  他的脸仍旧英气逼人,甚至是他左侧脸颊上的刀疤都还清晰可见,看上去他似乎正在熟睡,可暮菖兰明白他不会醒过来了。终于,再也忍不住,眼泪滚滚而下。这是他,仍旧是那个英气迫人,威武雄壮,心怀天下的大英雄。

  这一切,三圣都默默看在眼里,或许他们也有许久没见到自己的师弟了,今日再见,各自心中也升起一股忧伤。

  终于,还是草谷率先打破沉默:“暮姑娘,这棺中的苍雪珠切不可拿出来,否则三日之内,尸身必腐。”说着指了指镶嵌在水晶棺底的一颗拳头大小的蓝色珠子。

  “晚辈谨记。”暮菖兰恭敬地说道。

  “此去洛水,路途遥远,姑娘虽有蜀山灵力护身,但也必须多加小心。”青石平静地说。

  “恕我们各自有要务在身,没法陪姑娘一起去了。”玉书说道。

  “谢谢各位前辈,各位的大恩,晚辈此生不忘,晚辈一定会多加小心的。”暮菖兰感激地说。

  “两年之内,若仍未寻得紫月灵台,姑娘须将棺椁带回蜀山,再由我等加固一次。”草谷说道。

  “加固?”暮菖兰一愣。

  “这棺椁由掌门和一贫师兄施了法,只有你和蜀山七圣才能打开它,其余任何人均无法开棺,但再强的法术也有时效,这两年便是一个期限。”草谷解释道。

  “啊......原来如此,多谢各位前辈指点,晚辈一定铭记于心。”暮菖兰感动地说。

  “把他交给你,我们其实也放心,毕竟你和他......”

  “天涯海角......此生若不能让他回来,我便赴黄泉与他相见。”暮菖兰决然道。

  “暮姑娘......我知道你对罡斩师弟一往情深......蜀山一派,为情而醉者代不乏人,罡斩师弟能与姑娘相交,其实也是他的福气,我们也都相信,姑娘一定会成功的。”草谷宽慰道。

  “不错,万事皆有因缘,况且你的计划我们也都知道了,只要姑娘心如钢铁,精诚所至,金石亦为开,何况紫月灵台与凤凰之心呢。”玉书也笑道。

  “暮姑娘,万事小心。”青石只是平静地说了这一句话。

  “各位前辈的大恩,晚辈实在无以为报......”

  “蜀山做事向来不求回报,若真要报的话......将师兄带回来就行了。”玉书语重心长地说。

  “晚辈一定会的!”

  再次回望水晶棺中沉睡的人,他仍旧是那么安详宁静,就像一个正在沉睡却等着被唤醒的人。看了没多一会儿,暮菖兰的双眼便再次shi润了,过往的一幕幕如走马灯般在自己脑海中闪过,他的每一句话,甚至是每一个笑,都是那么清晰,仿佛昔日的一切就发生在昨天。

  往事如烟,随风飘远,无尽岁月,诉不尽情牵,情之所至,至苦至甜,至深至浅,唯一不变的只有那刻骨铭心的牵绊。
  飞鹿言情网 www.feilu.cc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,最新、最快、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鹿小说网!

暑期看书乐翻天,充100赠500VIP点! 立即抢充(活动时间:2018年7月15日到年8月31日)
上一章  回目录  阅读下一章
(按左右键翻页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