澳门金沙国际娱乐场

明月之帝姬 第三十四章 罗生堂下

小说:明月之帝姬  作者:曲歌筱筱  回目录  举报
  

  yin阳之道,变化无穷。

  天为阳,地为yin,日为阳,月为yin;火为阳,水为yin,男为阳,女为yin;yin与阳之间,并非孤立和静止不变的,而是存在着相对,依存,此消彼长,两者之间必然存在着未知的联系。

  摘星楼还是座落在yin阳家的东北角上的悬崖之上,里面的东西都没有变,东西又怎么会变,能改变的只有人罢了。

  俯瞰星空,摘星楼的繁星,仿佛触手可及。

  那颗闪着紫色星光的帝女星,散发着璀璨的光辉。命运的长河中,她注定是颗棋子,可她不想做这颗听话的棋子,所以即使是注定好命运我也要改写。

  姬千紫坚定自己的心,已经决定好离开yin阳家。但在此之前,她一定要找到焱妃姐姐,想来焱妃姐姐也迫切希望离开yin阳家吧。

  一夜修炼很快就过去了,姬千紫停止手中的动作,浓郁的紫色光茫消逝在晨曦里。

  若是以前的她,并不会离开摘星楼,可今天她却显得有些反常。

  与往昔不同,姬千紫离开摘星楼在yin阳家随处走动。她没有目的地,她只是在寻找关押焱妃姐姐地方。

  姬千紫慢悠悠地在yin阳家四处闲逛,也引起很多人的注意,当然这些人绝大多数是来参加这次选拔的五灵玄同。

  男女皆有,年纪皆不大,身着五部不同的服饰,女子皆带着面纱。

  这面纱其实月儿也好奇的问过千紫,为什么要一直带着面纱?

  姬千紫用手触摸这张光滑的紫色面纱,从她记事起,便带着。

  yin阳家规定,凡是加入yin阳家的女子,在未出阁之前,必须要带着面纱,违者逐出yin阳家。

  当初跟月儿说的时候,月儿还说怎么会有如此古怪的规定?

  又忍不住想起在镜湖的一切,月儿你还好吗?明明才离开半月有余,可为什么她感觉分开很久了?

  “你们说她是谁?”

  “好像从来没有见过她?”

  “我昨天看到她跟大司命长老走在一起。”

  ……

  姬千紫不自觉的想起月儿,就停在离yin阳家大厅不远处,这次绝大多数弟子都聚集在这里,除了这里可以修炼yin阳术以外,还方便各长老考察。

  姬千紫那身打扮,在众人看来既优雅又高贵。纷纷猜测这人是谁?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?

  姬千紫还不知道自己引起了轰动。

  yin阳家的大厅她之前并未来过,这里是普通弟子日常修炼的地方,yin阳家将里布置的很大,取自山崖中腹,基本将山体掏空,所以越往里走越显得yin暗。

  索性四周都有烛光,也不能说是烛光,那是一种特殊的石头,会发出幽蓝色的光,比烛光好看多了。

  姬千紫毫不在众人的目光,一直往前走。

  突然她停下来,将目光停留在一个少女身上,那个人是谁?

  姬千紫心里有些疑惑,她感觉那个少女跟她很像。

  改变步伐的方向,向那名少女走去。

  浅白色的木部弟子服,淡紫色的面纱,以及跟她衣服相同颜色的紫色长发。

  只是细看会发现,她的头发只是浅紫色,并不如千紫衣衫那般深。若说相同除了外表颜色以外,似乎没有什么相同的地方。

  可姬千紫不会感觉错的,那种相同,不是外面看得见的,而她本人?

  封印吗?

  年幼之时她拿到yin阳咒印,才冲破那道束缚,所以她才会觉得如此熟悉。她……

  那名紫发少女并未注意到有人在看她,还在认真的修炼自己的yin阳术。

  手指划过地面,似有颗种子一般,发芽生长,跟藤蔓一样蜿蜒曲折,翠生生的长在那里。

  平地生秋兰,天赋果然极高。

  千紫并未打扰她,虽然不知道这个少女在未来会扮演什么角色,但从她带有封印的那一刻起,她的命运已经不属于她了。

  千紫继续走她未走完的路,从yin阳家大厅直过去,可以到哪?

  说来也奇怪,yin阳家的禁地就在这大厅的后面,直走之后,有条通道,可以通往禁地罗生堂。

  罗生堂可以算是yin阳家最重要,又最神秘的地方,五岁之时,她得东皇太一赐封星君,便是在那罗生堂。

  咦!

  心里有些疑惑,怎么发生改变了?

  这扇大门上被人布置了强大的封印,怎么会这样?记忆中的罗生堂好像不是这样的。

  “你怎么会在这?”

  黑暗中传来一个声音,这声音很熟悉昨天她还在她面前请罪。

  月神凌厉的眼神盯着姬千紫,奇怪她怎么会在这里。

  “想找东皇大人。”

  姬千紫也疑惑月神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,对于月神所问,她便回答道。当然这可不是糊弄她的说词,姬千紫是真的打算去找东皇太一问个明白。

  落大的yin阳家,她都走遍了,没有发现焱妃姐姐任何蛛丝马迹,就像没有她这个人一般,消失的无影无踪,能消失的这般干净,除非真的是消失了,这个结果她抱着深深地怀疑。更多的是不愿意相信,所以她必须去找东皇太一问个明白。

  东皇太一为什么把罗生堂列为禁地,其实这是因为东皇太一就住在罗生堂,东皇太一喜静,不喜欢有人打扰,这便是将罗生堂列为禁地的原因。

  “现在正是五灵玄同选拔之时,东皇大人有要事在忙,你今天就先回去,等过了明日你自会见到东皇大人。”

  月神岂会让姬千紫破坏她们的计划?

  便主动开口劝她离开。

  阻止她现在进去罗生堂,月神她们到底在计划些什么?

  姬千紫听从月神的话离开,忍不住回头望着通往罗生堂的大门,明日到底会发生什么?这道封印又是为谁准备的?

  姬千紫回了摘星楼后便不在出去。

  明日,只看明日。

  翌日

  姬千紫在摘星楼静坐一日,就在日落西山之时,有侍者送来一套衣服。

  “星君大人,这是月神大人吩咐我送过来的,请星君大人务必穿上。”

  还是紫色的衣服,只是不知为什么她觉着这衣服让她有种心悸的感觉?

  错觉吗?

  似乎真的是错觉……

  华丽的紫色衣裙,制作的十分精良得体,衣摆袖口处还有还有暗纹花朵,拖地的长裙上也有绣着翩翩起舞的蝴蝶,比之前那套相比更精致,更优雅,更华贵……

  紫色本来就是代表高贵典雅,千紫穿上这套衣服后,反而没有显得俗气不说,反而平添了一分贵气。

  “月神大人。”

  姬千紫穿着刚换下的那一身紫衣,跟随侍者来到月神之处。

  “很好,很适合你。”

  月神停驻在黑暗里,玫红色的zui里吐出赞叹的夸奖。姬千紫看不见她的脸,不知道她现在是何表情?对于她的夸奖更没有理会。

  “随我来。”

  月神在这黑暗的通道中带着姬千紫行走。

  “一会你记住,不可以随便说话,更不能做什么?”

  什么意思?

  姬千紫还想问什么意思?那条漆黑的通道便已经走完了。

  罗生堂

  “东皇大人!”

  “东皇大人。”

  今天有什么大事,yin阳家的所有长老都在?

  东皇太一,星魂,云中君,大司命。(注:湘君,湘夫人未在!)

  所有人都看向一个方向?那里有什么?

  突然……

  “罗生堂乃本门禁地,未经允许不得擅入,你们可知罪?”

  凭空出现的两人,其中还有一人是她昨天发现的紫发少女。

  她怎么会在这?

  “弟子是水部的小灵,因发现她意图擅闯禁地,弟子为了阻止,才误入禁地。”

  与她一同进来的还有一个男弟子。瞧这么大的阵仗,心想中了圈套,为了不暴露他,只能对不起师妹了。

  抬头看一眼昨天那个少女,心里默念对不起,便开口解释。

  “请月神大人明鉴。”

  月神跟看跳梁小丑一般,注视着下方的两人。

  “你的指控可有证据?”

  “之前练功时我无意中发现,她偷偷修炼九宫移魂术。”

  姬千紫发现,面对少年的指控,紫发少女虽然有些生气,从周身木叶可以发现。她为什么不为自己辩驳?

  还是说她无法为自己辩驳?她是不是不可以说话?

  这个猜测令姬千紫心中一紧。

  “你可知道私闯禁地,修炼禁术的罪责。”

  “死罪”

  “但,师妹她年幼不懂规矩,还望……”

  谈话还在继续,姬千紫却没有再注意,反而将目光看向东皇太一,这个人到底给她下了多重的封印?才会令她连话都开不了口?

  他当真可怕……

  压抑,迫人的压抑感,东皇太一似乎有感一般,那张看不到脸的面具之上有种捉弄不透的黑暗,shen.出黑暗的一只手,将姬千紫牢牢束缚在原地。

  ……

  “生与死不过是yin与阳的轮转。”

  月神突然施法整个罗生堂都发生改变,才突然惊醒姬千紫,她怎么了?

  “看不破这一条,又如何超越苍生?”

  突然她看向下方的两人,月神让他们做什么?

  怎么突然打起来了?

  还有刚刚东皇太一对她做了什么?

  刚刚那一瞬间,她明明不能动?可现在?是幻觉吗?

  不可能!

  绝对不是……

  哼~

  站在右方的星魂突然开口:“这是yin阳家的――九水风起吗?”

  “我看,分明是道家的――万川秋水,yin阳家的弟子,怎么会运用道家的炼气之术?”

  脸上的嘲笑之意,意思已经很明显了。

  姬千紫听到这,突然想起昨天她在那扇门上看到封印,难道就是给他准备的?

  很快就知道答案了。

  ……

  姬千紫静静地看着事情的发展,她有太多疑问。

  五年,什么五年?

  姬千紫突然想起来五年前,月神带她离开yin阳家,前往秦国之时,换回了星魂……

  难道这其中有什么……

  “自诩超然世外的道家天宗,也看不破生死吗?”

  果然星魂知道。姬千紫心想的没错。

  “回答我,她在哪里?”

  自称水部的小灵质问他。

  星魂又继续说:“五年前,当你下定决心,不惜一切代价来寻找她的时候,她――已经死了。”

  顺便将那块紫色玉佩摔到他的面前。

  “嘭!”

  玉佩摔的粉碎,小灵难过极了,不可能,这不可能。

  ……

  “是真,是假,对于将死之人,又有什么区别?”

  星魂好笑的看着这人,不肯接受现实又有何用?

  “你告诉我,小衣,她还活着。”

  紫发少女盯着小灵,为什么,为什么会觉得难过,我――我――

  她很想开口,可怎么也说不了。

  星魂突然又跟他说:“你的妹妹,还活着。”

  “真的?”

  “哈哈~可笑的人性!”

  星魂像是在做恶作剧一般,逗弄那个道家少年。

  月神等星魂戏弄完才开口跟紫发少女讲:“这个人,居心叵测,潜入yin阳家恶意陷害你,由你来亲手处决。”

  月神,星魂,云中君,大司命,都一副意料之中的表情。

  姬千紫才突然明白,计划这一切的,是他。

  东皇太一,他封印了少女,她是小衣?他们是想让她们自相残杀。

  “不――”

  站在月神身后的姬千紫,突然又迎来那股窒息的压迫感。忍不住朝东皇太一看过去,她才发现她又不能动了,连声音都发不出来。他对自己做了什么?

  所谓命运,不过是由强者掌控的一场游戏。

  紫发少女心中不愿,她不想跟他动手,不知道为什么,她觉得他好像认识一般,可为什么没有一丁点记忆?

  她是谁?

  她好像什么都不记得了?

  “如果你不忍心,还有另一种选择。你――可以选择开口,为他求情。”

  东皇太一的话似乎带着一股魔力,更想是一张逃不开的巨网,将她包裹在里面。

  唔~

  为什么我说不了话?

  紫发少女在心里问自己。

  隐藏在黑暗里的那双手,控住着她,强大的封印还停留在她体内。

  忘了……什么都忘记了吧……

  “你做不到吗?”

  我――

  我开不了口。

  “你们不要再逼她了。”

  小灵怒视他们,他们都是一qun疯子。

  “我已经明白自己的命运,如果再遇到你,真希望!我有更好的选择。”

  不要,不要……

  姬千紫想要阻止,可她什么都做不到,为什么,为什么要这样做!

  除了她之外,其他人都有趣的看着这一幕,就像是一场闹剧最精彩的部分开始了。

  “内心的你苏醒了吗?”

  小灵带着微笑赴死,不要再逼迫自己,这是我唯一可以为你做的事情了。

  不要!

  身体的本能,让她使出万叶飞花流。

  “更上一层的万叶飞花流,足矣切金断玉。”

  月神带着惊讶,看着少女,居然突破了。

  为什么心好难过……

  “悲莫悲兮生别离,乐莫乐兮新相知。我们已经等你很久了,少司命。”

  东皇太一的话束缚在她身上,改变了她。

  一身华贵又神秘的紫衣,凭空出现在她背后挂着日与月吊坠,和穿在身上扇形装饰,她从今天起便是――少司命。

  姬千紫瞪大眼睛看到眼前的这一幕,多么像啊,当初的自己,今日的少司命。

  她终于知道为什么她会不知不觉被东皇太一所控制,她头上的宫铃……

  “你们都先退下。”

  “是……”

  作者有话要说:关于罗生堂下大家可以去看秦时明月特别篇,我写的不好,〔大哭〕所以剧情略过。

  到后面剧情要快进了,所以剧情君你一定要ting住,要是ting不住了,大家一定要支持住〔哭笑〕

  后面特别奉上大司命的番外,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见,请勿考究。
  飞鹿言情网 www.feilu.cc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,最新、最快、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鹿小说网!

暑期看书乐翻天,充100赠500VIP点! 立即抢充(活动时间:2018年7月15日到年8月31日)
上一章  回目录  阅读下一章
(按左右键翻页)